首页 加入收藏  
当前位置: 台山市梅家大院专题栏目导航梅家旅游
教授话说“梅家大院”
发布时间: 2011年6月1日    人气: 2747 ℃   字体:
    梅家大院,是一个颇具魔幻色彩的地方。它坐落在台山一个叫汀江墟的极具广东特色的乡镇上,如今这里荒草丛生、人烟稀少,它却以罗马集市的古怪姿态屹立于此。
    这个有着高高柱廊、圆圆拱券、彩色玻璃和精致阳台,由104栋高大而别致的西洋骑楼围成的长方形广场,它为什么会伫立在这里?是谁把它建造在这里……这些穿越时空的问题或许能得到部分解答。
    梅伟强说,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,台山的圩市曾经非常兴盛,梅家大院是其中之一。当年的繁华程度,比之广州有过之而无不及。每逢圩期都是人头涌涌,货如轮转,从四方运来交易的货物顷刻间便被抢购一空。虽然已是人去楼空,有关梅家大院前世的信息,并非无迹可寻。
    广东华侨历史学会顾问梅伟强教授告诉我们,这座骑楼曾经是个百货公司,垄沟所在的位置当年是一张柜台,这条垄沟是被无数的客人踩出来的。原来,这里的一百多栋风格独特的建筑曾经都是商铺。中间围起的“小城”,是繁华热闹的圩日贸易场所。
    梅伟强说,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,台山的圩市曾经非常兴盛,梅家大院是其中之一。当年的繁华程度,比之广州有过之而无不及。烟酒糖茶、油盐酱醋、五金百货、华洋杂货,乃至茶楼饭店、金银首饰、中西药店、文具百货、银号商号、制饼做糍、理发车衣……各种商铺可谓无所不包。每逢圩期都是人头涌涌,货如轮转。
    南来北往的乡里乡亲,有很多会舍近求远地跑来梅家大院,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这里有种特别的“异域风情”。梅家大院104间商铺的外立面、外装饰全部以巴洛克风格为主,有欧洲风格的外挑阳台、罗马柱式和拱顶,还有彩色的玻璃在阳光下闪动炫目的光彩。它们呈长方形排列,围绕着中间40亩的“小城”,仿佛古罗马的集市广场。
    这类建筑格局在欧美并不稀奇。事实上,在欧洲,集市广场早在古希腊时期就已经成型,如古希腊雅典附近的普列耶和小亚细亚的米列都的集市广场。它们通常是欧洲大小城市的重要组成部分。而梅家大院,却突兀地落户在了东方古国的乡村,被田野包围,被河涌环绕,成为乡民的赶集场所。
    梅伟强透露,梅家大院的发起者是时任培根学堂校长的梅健行。而它的设计者和出资者是台山当地漂洋过海出外谋生的华侨……“这是没有留下名字的一群人。”梅伟强说。梅家大院的发起者是时任培根学堂校长的梅健行。而它的设计者和出资者并没有留下具体的姓名。我们只知道,他们是台山当地漂洋过海出外谋生的华侨,因为只有他们才有这样的经济实力。“这是没有留下名字的一群人。”
    在现存的《汀江圩招股开办章程》和《汀江圩立案简章》中看到,梅家大院的建设采取的股东集资的方式。104栋建筑被分为104股,其中梅姓认购52股。然而,生活在端芬镇当地的梅姓人家,自己并没有财力兴建如此堂皇的建筑群,但他们大多数都有“海外关系”:1848年,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发现金矿,来自大洋彼岸的诱惑,吸引了许多当地华工前往“淘金”。这些华工在北美的生活工作条件极其艰苦,人工很低。但是由于汇率十分高,所以他们挣得血汗钱汇回台山之后很值钱。资料显示,仅台山一地,从1930年起,每年的侨汇都在3000万美元左右,1937年更高达1.8亿美元。这些大量涌入的侨汇,为梅家大院的诞生提供了物质基础。
    据江门海关一份资料显示,1930年和1931年两年间,经江门关进口的钢材超过了20万担,进口水泥更是多达45万担。这些钢材和水泥,其中有很大一部分用于像梅家大院这样的洋楼的兴建。梅家大院出现之前,台山一带的传统建筑大都属于夯土和土坯建筑,富丽堂皇的梅家大院则是用钢筋水泥搭建而成。这些在当时还十分罕见的建筑材料,也是端芬镇的华侨从海外运回来的。
    梅家大院的不远处,有一条叮咚作响的汀江,它是台山第一大河——大隆洞河的中游河段。它河面宽阔,水深流缓,可以航行60吨以下的船只。顺水而下,通过广海湾便进入了南海,是台山到香港、澳门的重要通道之一。梅伟强告诉我们,梅家大院之所以选址于此,不仅是方便往来货物的运输,而且也方便大院本身的兴建。当年的华侨,从北美、欧洲等地购买了钢材、水泥、玻璃等建筑材料,经香港转运再用木船运回端芬镇。
    据江门海关一份资料显示,1930年和1931年两年间,经江门关进口的钢材超过了20万担,进口水泥更是多达45万担。这些钢材和水泥,其中有很大一部分用于像梅家大院这样的洋楼的兴建。“华侨们不会画图纸,除了提供充足的资金,只能提供一些建筑的照片,或者直接把有西方建筑的明信片寄给家里,家里的亲属在这个基础上提出些功能上的要求,然后找本地的工匠施工。
    仔细观察梅家大院的建筑可以发现,富丽堂皇的西洋建筑的元素多属于装饰部分,内在的结构却是中国传统建筑的改良。五邑大学教授张国雄说,当地有一种说法是”七分工匠,三分主人。“华侨们不会画图纸,除了提供充足的资金,只能提供一些建筑的照片,或者直接把有西方建筑的明信片寄给家里,家里的亲属在这个基础上提出些功能上的要求,然后找本地的工匠施工。
    所以,别看“梅家大院”十分“洋气”,却百分之百出自本土乡村工匠之手。开平赤坎镇的余同享就是当年有名的泥水匠。他的孙子余卓焕回忆,听奶奶说,爷爷15岁出来做学徒,17岁做老板,雇了上百个人盖洋楼。鼎盛时期,曾经有十几个工地同时开工。余同享最大的本事,就是将华侨们抽象的建筑想法,落实为具有操作性的设计图纸。他从来没有出过国门,却可以将罗马式的圆拱、伊斯兰的尖叶拱做得惟妙惟肖,这些日后都成了余同享的建筑标志。
    用清华大学著名的西方建筑史专家陈志华教授的话来说,这有着中国传统的砖墙、瓦顶,又同时有西方式的廊柱、阳台的梅家大院,风格可谓“不三不四”。仿佛一个农民穿着一套西装,行走在乡间的小道上。然而,这也恰恰是梅家大院最可贵的地方。它是世界建筑史上绝无仅有的特殊类型。不是对外国建筑简单的照搬照抄,而是融合了中国农民的再创造。
    从1932年10月11日落成之日算起,梅家大院度过了8年的安乐时光。一切皆因战争的爆发戛然而止。1940年1月8日,两架日军飞机空袭梅家大院一带,投放炸弹4枚,炸死4人,伤11人,梅家大院的部分地方也被炸毁。直到抗战胜利后,它才得以“复兴”。
    小时候曾经和大人来此“趁圩”的梅先生回忆,当时的场景虽然和二三十年代无法同日而语,但也相当热闹。“卖鱼的、卖猪肉的,卖杂货的……非常热闹。做生意的商人把广场全部占满了,铺位也租满了。”
    从上个世纪80年代末期开始,随着陆路交通的发展和水路交通的没落,梅家大院逐渐没落。它渐渐变成了今天的样子。钱庄没有了,茶楼没有了,集市也没有了。曾经傲立江边的精美建筑早已无人居住。大多数的房子,只有一把锈迹斑斑的”铁将军“把门,有的甚至连锁都没有,窗户上的玻璃依然破碎,门户洞开,探头向黑洞洞的室内张望,高高的顶棚塌落过半,地上到处是杂草杂物。
    还有一些房子住着人,他们并不是屋主,而是从广西来此谋生的农民工。每个月只要花150元就可以租一栋楼住下来。他们告诉我们,梅家大院的真正主人,现在大都散居海外,只会偶尔回来看一下。而关于梅家大院的过往,他们语焉不详。梅家大院在他们的“字典”里和气派、精美已毫无关联。“这里生活不方便,没有卫生间,垃圾也只能随便扔。”梅家大院冷清而落寞地站在原地。昔日的繁华早已散尽,它在静静地等待着最终的命运。(台山政府网众慧)
 
 
上一篇 / 下一篇
主办:广东省台山市人民政府 | 承办:广东省台山市经济和信息化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