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加入收藏  
当前位置: 台山市梅家大院专题栏目导航梅家旅游
悠悠岁月汀江墟——端芬梅家大院纪行
发布时间: 2011年6月1日    人气: 2177 ℃   字体:
    自小生长在那座被称为丝路之源的千年帝都,在我的脑海中,南国,遥远得像是世界的尽头。不曾想,多年以后,它却像一个身披中国传统长袍马褂、手持西洋文明杖的留洋先生那样来到我的面前,引领我走进那座记录着中国华侨历史变迁的院落——梅家大院。
    雨后初晴的乡间小路,掠过一缕缕袅袅的青雾,缎带般围绕着沉睡的村庄。三三两两的水牛,正悠闲地吃着青草……繁华逐渐被抛在身后,我们好像进入了那“不知有汉,无论魏晋”的桃花源。越往前行,我的好奇心就越来越强,比起等级森严的北方庭院和秀美婀娜的江南园林,梅家大院会以什么样的面貌出现在众人面前呢?
    思绪还停留在“桃花源”的幻想中,原本狭窄的小道突然开阔起来,眼前豁然出现了一座“回”字形的方城,这便是梅家大院了。大院中间宽阔的空地和周围百余座整齐划一修建的骑楼相结合,形成一个半封闭的建筑空间。站在广场上环望四周,只见高大的罗马柱廊、浑圆的拱券、精致的巴洛克山花,还有那五颜六色的窗玻璃。一时间,我竟然有种时空交错的感觉,恍如来到中世纪欧洲的集市广场。
    同行的朋友提醒我,这是典型的广东华侨建筑。细细看去,这些楼房的窗户、阳台等虽然是希腊、罗马、西班牙等国的风格,但屋顶,却是中国传统的硬山顶。这就像一位远渡重洋的老华侨,虽然穿上了燕尾服,系上了领结,但梦里,依然回响着那高低转合、温婉悠扬的粤音。
    有人说,房子是有灵性的。也许,梅家大院的灵性,在于它渗透了太多的情感,包含了悠长的回忆,承载了厚重的故事。
    我喜欢温情一些的东西,比起“梅家大院”,我更愿意叫它另外一个名字——汀江墟。这个名字让人觉得亲切而又宁静。
    汀江墟因濒临汀江而得名。汀江又名大同河,是台山第一大河——大隆洞河中游河段的名称。汀江水面宽阔,可以航行60吨以下的船只。顺汀江而下,越过广海湾,便进入南海,从南海可以直通港澳,乃至横渡太平洋,到达遥远的美利坚。
    在汀江墟创建之前,这里有一座大同墟,每逢农历的一、三、六、八开墟之日,就会熙熙攘攘,繁忙热闹。大同墟上有一户姓阮的大户人家,生意兴隆了,就凭借自己的势力,逐渐排挤其他商户,最终操控了整座集市的管理及商务活动,被排挤的商户无奈之下只好迁出。
    外迁商户对于阮氏家族的做法十分不满,迫于生计,他们需要另建集市。梅姓是当地大姓,众望所归之下,梅氏人家义不容辞地担当起了修建新集市的重任。不久,梅氏乡亲捐出了大同墟旁的20亩田地作为集市地址,并于1930年上报台山县政府,请求立项。经过一年多的建设,1932年10月11日,汀江墟正式开张营业。
    新建的汀江墟坐北朝南,西临汀江,整个集市为长方形,共有104间商铺,所有商铺全部面向中间的广场,样式为骑楼。商铺的屋顶大多数用青砖瓦建成,采用了中国传统的硬山顶式设计。由于商户的资金很多都来自海外,这些商铺在修建时,也大量采用了西式建筑风格。商铺建有巴洛克风格的山花,阳台上排列着古罗马立柱,乍一看像是到了欧洲集市,但是其中穿插的“荣信堂”、“德信号”等店铺名字,会不停地提醒你,这不是古罗马的市场,而是中国的小镇。
    汀江墟不仅在外形上貌似欧洲的集市广场,在管理上,它也实行了西方的股份制管理方式。
早在修建之时,汀江墟便成立了“筹建汀江墟市场董事会”,建成后,董事会对汀江墟的经营活动进行了详细的规范,大到经营决策、经营范围,小到摊贩位置,都有白纸黑字的规定。例如,当时规定,这104户商铺为固定经营,其余的流动摊贩不得进入墟内的广场,只能在广场周围的街道边买卖;煤油、石灰、鲜活牲畜等也不能进入汀江墟交易,因为这些东西既不卫生,又不安全。
    建成后的汀江墟,并没有像大同墟那样,由某一户商家独霸一方,而是各姓氏的商户和谐相处。俗话说,和气生财,再加上水路交通的便利,天时、地利、人和都具备了,汀江墟很快便成为繁华之地,当年这里人烟稠密、万商云集,河上,船只往来穿梭;岸边,商家叫卖声此起彼伏。梅家大院里,华洋杂货、茶楼饭店、金银首饰、五金日用,各类商品样样齐全,一时风光无限。
    汀江墟的建设实行股份制,共有104股,其中梅氏家族共出资52股,占了总股本的一半,为第一大股东,因此当地民众又把汀江墟称为“梅家大院”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梅家大院的名声,渐渐盖过了“汀江墟”的本名。
    然而,在那个千疮百孔的战争岁月,梅家大院的命运并未掌握在苦心经营的商户手中。1940年1月8日,日军空袭梅家大院和附近的大同墟,炸死4人、伤11人,部分市场被炸毁。此后又是连续几年的饥荒岁月,汀江墟走向萧条。慢慢地,原楼主几乎全都迁居国外。
    其实就在十多年前,梅家大院还有一些自发的农贸交易。但是,随着公路交通的飞速发展和水路交通的没落,尤其是这一带的农民移居海外的越来越多,梅家大院彻底冷清了下来。
    自从一闭风光后,几度飞来不见人。经过七十年的风吹雨打,如今的梅家大院早已人去楼空,钱庄消失了,茶楼破落了,集市早已凋零,就连那当年引以为傲的洋楼,也已衰朽不堪,罗马柱上长出了杂草,巴洛克山花锈迹斑斑,墙面上青苔斑驳。当年的繁华,早已是过眼烟云,只有这些老房子,如同一位静坐在汀江河边的老人,波澜不惊地诉说着从前的故事。
    故事里的人早已散落在了红尘里,离开了母亲河,他们是否还能像当年一样彼此关怀?经历了七十年的悠悠岁月,当年梅家大院里的孩童,还能不能在梦里找到回家的路?他们会不会在某一个月光如水的夜晚,轻声地吟诵着“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”?
    在夏日浓烈的阳光中,我们作别了梅家大院。历经岁月的风云变迁,梅家大院依然静静地矗立着,守护着那一段陈年往事,只为等待读懂她的人。
    (《新宁杂志》记者石谨)
 
 
上一篇 / 下一篇
主办:广东省台山市人民政府 | 承办:广东省台山市经济和信息化局